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投稿信箱:hkwtgvip@163.com
您的位1置:首页 > 投稿精选
1983届高考生陈肖云:村里第一个女大学生 挑着扁担上大学
作者:陈肖云    发布日期:2021-06-15    来源:海口网
 

参加高考是每一个高中毕业生的必经之路,也是改变命运的一次决战。我1982年高二毕业生,是广东省最后一届只读两年高中的学生(那时海南还没有建省,隶属广东管辖),我经历了两次高考。

大学时的陈肖云。(作者供图)  

英语从26分到比赛第三名

我是一个海口市郊的农村孩子,父亲是村里的会计,妈妈是村里的小学民办教师。我小的时候经常跟着妈妈去学校,她在讲台上课,我坐在最后一排,静静听课,从不吵闹,很喜欢学习。有时妈妈让学生上去黑板做题,如果碰到学生不会做,她就叫我上去做题,而且每次都能做对。晚上我让妈妈把教案里的题目给我做,每次做对了都很开心。就这样,在我7岁上小学的时候,我已经学完了小学一至三年级的课程,所以我的小学阶段学习很轻松。

村里第一个女大学生。(作者供图)  

记得读小学的时候,邻居的叔叔阿姨问我长大了要干什么?我说我要考大学,学习更多的知识,成为一个有作为的人。就是怀着这样的梦想,我一直非常努力的学习。因为在村里上学,有时有些老师是用海南话讲课的,普通话也不标准,上了初中,听课就变得非常困难,经常听不懂,尤其是英语更是无从下手,第一次考试只考了26分,当时我很痛苦,这个成绩怎么能考上大学?

幸好我们的英语老师陈家农对我们很严格,每次上课都要提问,或是背单词,或是读课文。每次上他的课我都很紧张,所以只要有英语课,我前一天晚上都是赶紧把作业做完,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读英语,每天上学路上、上厕所都要背英语单词,就这样初一第二学期举行的年级英语比赛中,我获得了第三名。

第一次高考失利

初中阶段我从普通班晋级到次重点班又到重点班,成绩稳步提高。我在家里排行老大,还有三个弟妹,父母的工分(即劳动工分。是农业生产合作社和人民公社时期计算社员劳动消耗量和劳动报酬的单位)在村里是最低的,所以家里压力很大。小学的时候还可以利用中午或下午放学后的时间到金牛岭砍树枝、耙树叶,或到田里帮父母干农活,或到海边拣猪菜,晚上去海里抓螃蟹,上初中以后就只有周末的时间帮他们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四姐弟都上学了,他们的压力更大了。

虽然我上学时都能够减免学费,但也只是稍微减轻了一些家里的负担。所以我想初中毕业就考部队卫校,早日出来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当年我的毕业成绩很好,所以很有信心地报考了海军卫校,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未被录取。没办法,继续读高中吧,以后考大学。于是我进入海南华侨中学高一重点班继续为我的大学梦拼搏。

高中毕业照,陈肖云在第二排右四。(作者供图)  

高中阶段的学习压力更大,我每天放学后都要拿着一张凳子,到学校图书馆后面的小树林里看书背书,在那里我可以放声朗读,我还用手在空中写,真的是手、口、耳、脑全都用上了,我要在天黑之前把该记忆的东西背熟,该理解的东西也要弄明白了,回家后还有很多家务要做。

那几年因为村里经常欠电费,供电公司基本上都停电,晚上学习只能用煤油灯,夏天太热,在院子里风大看书很吃力,有时九点多困了我就先睡觉,下半夜三四点钟再起来看书,这样反而效率更高。 我二叔(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他是我的骄傲和偶像)平时很关心我的学习,经常鼓励我,高二第二学期,还从广州给我买了一套高考复习丛书,我如获至宝,学习的劲头更足了。

82年7月终于迎来了决定命运的高考季,我迈着紧张而坚定的步伐走进了考场...... 高考成绩出来了,我们班只有五个同学考取大学分数线,剩下的女同学基本都是上中专卫生学校分数线,我们班主任王佛熠很难过,他希望我们能多一些人考上大学。当年高考录取比例很低,海南又隶属广东省管辖,要和广东其他地区的学生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王老师专门和班上的女同学做思想工作,他希望我们能复读,他相信我们的成绩可以在一年后提高一百分以上,那样读大学就没有悬念了。

再战高考圆梦大学

大学!对我的诱惑很大,我回家征求父亲的意见,他说你就听老师的话再复读一年吧。我知道父亲压力很大,但他还是希望我能考上大学,实现我的梦想。

怀揣着父亲的期望,我又走进侨中补习班的教室,为了梦想努力着。转眼又到了高考季,因为台风,我们从一中的考场改迁至青少年宫后面的一所中专学校考试。考试的时候,停放在院里的吊车上的吊钩突然落下,“砰”的一声吓了我们一大跳。回家走过广场的运动场,跳过大水坑的时候,风太大差一点被刮倒。考试期间没有父母陪伴,都是自己坐公交车来回。成绩出来了,我的成绩高出国线10分,大学的校门在向我招手。报志愿时,我想报考华南师范大学,征求父亲的意见,他说除了师范,其他的都可以报,我问为什么?他不语,我问是不是因为我妈妈当老师太辛苦了,你不希望我以后也那么辛苦,他不否认。  

我喜欢遗传学,但我个人身体原因不敢去北方,二叔建议报考湖南大学生物专业,但估计被录取的可能性不大。我记得当时二叔说:“省线大学你可以随便报,要不读中医吧,中医是我国的瑰宝,医生可以帮助更多的人解除痛苦。”电影《红雨》《春苗》里的赤脚医生治疗聋哑人的情景出现在我的脑海,那就学中医吧!

最后,二叔帮我在志愿表上填写了广州中医学院,专业:中医学、针灸学,同意调剂。

挑着扁担雄赳赳气昂昂上大学

经过漫长的等待,我终于收到了广州中医学院地录取通知书,录取专业是针灸学。我也成为了继二叔之后第二个大学生,也是村里第一个女大学生。 因为台风的原因,我收到录取通知书时候已经开学几天了,学校已经没有车辆在港口接站,我心里很惶恐。

上大学那天,爸爸骑单车送我到码头,我自己则用一根扁担挑着一个箱子和一床被子上了船。我一步三回头,望着变得越来越小的父亲的身影,我下了决心:既然选择了医学,毕业后一定要回来海口,报答父母及家人!报答父老乡亲们!

独自一人坐船去的广州,还好下船后问路正好问到一位刚毕业的师兄,他带我到港口外面打车,嘱咐司机送我到学校门口,他的同学正好留校当我们的辅导员,他告知我他同学的住处,我就自己找过去了。  

老师后来回忆说:陈肖云挑着扁担,雄赳赳气昂昂的和他一起走向宿舍。就这样,我开始了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  

大学毕业照,陈肖云在第一排右一。(作者供图)  

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农村孩子,到成为一名得到病人认可和尊敬的针灸医生,是高考成就了这一切。我感恩高考!感恩父母!感恩家人!感恩传授我知识的老师们!  

作者:陈肖云

2021年6月

上一篇:我的高考故事|2007届高考生杨本科:即使来路不易,但请相信学习的力量

下一篇:我的高考故事|1978届高考生张国群:与高考赌气 影响了我一生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