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投稿信箱:hkwtgvip@163.com
您的位1置:首页 > 投稿精选
我的高考故事|1978届高考生张国群:与高考赌气 影响了我一生命运
作者:张国群    发布日期:2021-06-18    来源:海口网
 

1977年恢复高考,我高考落榜。

我一赌气,决定不再参加高考,而是写一部以生产队长为原型的长篇小说。

我为什么会赌气不再参加高考?

因为我是故乡远近闻名的自学狂魔。我1966年小学毕业后,因文革爆发而辍学。我或参加生产队里劳动,或出门打工,或加入农业学大寨大军,成了兴修水利和垦造梯田队伍中的一员。但无论在哪里,我都坚持自学。我弄到了一本四角字典,坚持每天学3—5个生字。没有纸笔,就大地做纸,树枝做笔,每到劳动间隙,就在地上写写画画,口中还念念有词,许多人因此认为我着魔了,送我一个“书魔”的绰号。

文革期间,几乎所有的非政治书被打成了“毒草”。我拼命找各种“毒草”书看。一次,有人告诉我,15里外有一农家有一本《东周列国志》,我专程去借阅。那家人得知我就是“书魔”后,干脆把《东周列国志》送给了我。

所以,10年文革结束恢复高考后,故乡的人都说,谁都考不上,只有那个“书魔”一定能考上!

偏偏我高考落榜了!

我羞愧得无地自容,羞于见到任何一个人,所以赌气不再参加高考。

我为什么要赌气写以生产队长为原型的长篇小说?

因为实在找不到“青草”书看以后,我只好本着开卷有益的态度,开始看政治书,主要看毛主席著作和马列著作。《毛泽东选集》一到四卷我看了两遍。潜移默化中,我树立了共产主义世界观,关心起了生产队里生产为什么老是搞不好,为什么社员老是饿肚子等问题。我认为县官不如现管,生产队长才是生产能否搞好的关键因素。我梦想当生产队长,心想我如果能当上生产队长,一定能把队里生产搞好。但是我家里是老中农成分,不属于贫下中农,而且我所有亲戚家里都是地主成分,我根本不可能当上生产队长,便写了一部以生产队长为原型的长篇小说,为全国树立一个生产队长典型。

1977年高考落榜后,我每天埋头于长篇小说创作。直到1978年5月20日夜里,我的一位恩师专程找到我,说他去县教育局开会,顺便查了我1977年的考分,总共考4门,3门总分离分数线只差2分,但是我最厉害的数学却没有分。不是零分,是没有分。他一打听才得知第一年恢复高考,准备时间太短,很多工作不完备。我那个考场的数学试卷往省里运时,遗失了。所以我的数学才没有分。要不,我的分数一定够重点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他劝我不要放弃1978年的高考。

尽管离高考时间只剩一个半月,我仍接受了恩师的建议,停止写作,参加了高考复习。因为复习时间太仓促,我感觉1978年的高考考得不理想,心里很懊丧,很悲观。

听说分数出来了,我去县招办打听分数。我问文科第一名的分数是多少,工作人员答:396.5分。一听第一名的分数才这么低,我认定我的分数就更低了,因此更懊丧、更悲观、更自卑,不敢再往下打听自己的分数了,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县招生办。

几天后公布分数,没想到第一名就是我。1978年,我以湖北省应山县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大学四年,我依然坚持长篇小说创作。

大学毕业,依然是那个赌气后写家乡生产队长长篇小说的情结,居然让我放弃了留京的机会,分到武汉后又放弃了留武汉的机会,而是一根筋地要回到家乡应山县。

但是,档案到孝感地区就被截留了,我被分到《孝感报》当记者。1988年海南建省,我由《孝感报》调到《海口晚报》(现《海口日报》),一辈子都成了新闻人。

所以,与高考赌气,影响了我一生的命运。

(作者:张国群)

上一篇:李玉霞丨父爱(外一首)

下一篇:没有了